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泰系再搅局鄂武商浙江民资变戏法套利-【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01:09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北京银泰百货

银泰百货、京投银泰以及科学城,这三家分别位于港股、上市主板和深市创业板的上市公司,再加上近期因控股权之争而致第一、二大股东对簿公堂的鄂武商A,均为沈国军及其身后被市场统称为“银泰系”的控股或是关联上市公司。

沈国军,浙江宁波人,其带领的“银泰系”主要运作百货、房地产以及矿产三大领域。然而,市场赠予沈国军的称号是“资本大鳄”——其在资本市场的辗转腾挪能力,似乎要比其所掌控的多家上市公司经营情形更受关注。

多次举牌搅局

“银泰系”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半年,资本市场广受关注的事件之一,莫过于鄂武商A的控股权之争。记者全程报道了自今年3月底开始,银泰系以在二级市场上增持鄂武商A的方式,一度使大股东武商联及其关联方陷入被动地位,“逼迫”武商联及其关联方,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曾一度寻找到7位一致行动人、重组停牌一次,最终以至少逾10亿元的现金代价暂时稳定了住其作为大股东的地位。

即便如此,关于鄂武商A的种种猜测依旧未曾止歇——至少,银泰与武商联的关联方之间“互讼”尚未判决;而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之争,银泰系尚未作出最终表态。

市场传言,银泰系的目标并非是鄂武商A的控股权,而是获得鄂武商A的百货资源。有媒体报道指出,银泰系人士接受采访时曾如此表示:“方式都可以谈,看看双方的目的是不是相同。”

事实上,鄂武商A并不是银泰系出手争夺股权的唯一对象。早在2005年,获得了美国华平投资8600万美元资金支持的银泰集团——据称,华平投资是银泰百货前总裁周明海(周亦是浙江宁波人)为其引进——开始出手举牌百大集团以及鄂武商A,并在接下的数年时间里,为这两家百货类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带来极大的“烦恼”。

而提及百大集团,那是由银泰系参与的,与鄂武商股权之争过程相似、结局却不尽相同的另一个“故事”了:

2005年,银泰系举牌百大集团,并开始在二级市场增持大手笔进行股份增持。根据媒体报道,西子联合董事长王水福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曾对记者表示,银泰举牌速度超出了西子方面的想象,一度很被动。

百大集团的控股之争在2008年7月落幕——彼时,银泰系在百大集团的控股权之争中,以放弃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代价,获得了百大集团旗下从事百货经营的数家关联公司20年的委托管理权。与此同时,银泰系获得了5077万元的现金对价,所持上市公司股份亦在原来的基础上得以增加了2915.74万股。

进一步的,银泰系开始在二级市场上减持所持百大集团的股份——低价举牌与高价减持之间,银泰系显然获益匪浅。

银泰系再搅局鄂武商 浙江民资变戏法套利

涉足房产与矿业

银泰系投机还是投资?

事实上,沈国军最初看中并拟涉足的,并不是百货市场,而是更为暴利、更具有投机性质的房地产行业。据有关报道指出。中国银泰当年在杭州投资商业地产,却因经济环境等诸多因素,而无法销售出去。最终,沈国军选择了自己运营商业项目,也即现在的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银泰系得以安身立命的领域,也正是百货业。据称,沈国军曾表示,百货业虽然利润不大,但是现金流大,可以滋润其他行业;而能源则是马上可以吃的肉,利润丰厚;商业地产则是可以增值的“传家宝”。

目前,在商业地产以及能源领域,银泰系所参、控股的上市公司分别为京投银泰和科学城。

现如今的京投银泰,曾名为宁波华联、银泰股份。这也昭示了这家曾一度掌控在银泰系手中的上市公司的“命运多舛”:

2000年5月,中国银泰以4308万元的代价,持有彼时名为宁波华联占比总股本21.41%的股份。进而,将旗下百货业务注入到银泰百货中后再香港上市;而旗下部分房地产资产则出售给已经更名为银泰股份的上市公司,据有关报道统计,中国银泰至少从上市公司处套取到1.1亿元的现金。

而之后,中国银泰以定向增发的方式募资25亿元,同时引进北京市基础投资设施有限公司——为了这25亿元的现金,银泰系不惜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拱手相让,而银泰股份则再一次更名为京投银泰。

截至9月5日,京投银泰以6.85元/股收盘,以中国银泰所持18392.97万股持股数量来看,市值12.60亿元——这一数字是中国银泰收购宁波华联股权所付出的4308元的29.24倍!

除去地产外,科学城是沈国军涉足矿业的又一战略性标志。7月21日,科学城发布重组预案,将旗下主营的银泰酒店100%股权与拟购买的富安矿业100%股权进行置换。随之,科学城连续两个交易日股价涨幅累计达到20%。

然而,这一资产置换行为,却遭遇了市场的质疑:早在2005年,中国银泰入主科学城,剥离了上市公司原本主营的污水处理、市政维修等业务之后,便开始全资设立银泰酒店管理公司并着力支持其投资建设。

有报道指出,科学城多年来一直向银泰酒店提供近6亿元的无息借款,同时也承担着存在于建设期以及营业初期的无形风险——众所周知,商业项目在最初的投资乃至前三年都很难实现盈利。然而,当银泰酒店终于步入到成长期后,却被“意外”转让出去,引起业内对科学城这一做法是“为人作嫁”的感叹。

虽然,之后科学城曾就有关传闻进行相关澄清,但是在该篇澄清公告中,虽然对银泰酒店的评估方法作出了更为详尽的解释,却未能将银泰酒店从上市公司中剥离出去的原因给出充足的理由。

在科学城这篇“澄而不清”的公告之后,投资者似乎也冷静下来,兼之大环境发生变化,7月26日——9月5日期间,科学城股价累计跌幅高达30.23%。

北京昌平区民事律师

工业车间废气处理

沥青液体卷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