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怪奇小剧场之信件-【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37:19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时间:夜晚7点

地点:一间别墅里

人物: 1.麻美。女性22岁,无业家里蹲。

2.岚。男性20岁,毕业实习生,是麻美的弟弟。

一天夜里,麻美正在家里面和弟弟岚吃晚餐,在就餐期间,岚拿出了一封信摆放在麻美的面前。

岚:“姐,这是我这个月收到的第三封信了,你还看么?”

麻美:“不想看了,还是那个叫做真理的家伙发来的么,这信也太奇怪了,为什么上面只写了一句请还我的钱,然后不再说些别的,我们欠了别人的钱么?“

岚:“姐,这封信和以前的有点不同,里面除了那张让我们还钱的字条外,还有一张照片。”

麻美:“什么照片,我看看。”

岚将照片递给了麻美。

麻美:“天啊,这是什么,这是谁拍的!”

岚:“不知道,这张照片是我们在一起吃晚餐的时候被偷拍下来的,而且我们是在家里吃晚餐,可问题是,我们家里面除了咱两外就没有其他人了,那么这照片到底是如何拍的呢?”

麻美:“好可怕啊,怎么看拍摄这张照片的人只有在和我们同居在一个房间才能拍到这个角度啊,可我们家里没有被人了吧!”

岚:“或许是从窗外偷拍的?”

麻美:“不可能,我们每次吃晚餐前都会拉窗帘,而且这个角度距离我们很近,明显是在这个房间里拍到的,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这三封信每次都只写着让我们还钱,可是我不记得欠过谁的钱啊!”

岚:“恩,信的落款是真理,说起来我还这有个印象,其实姐你应该也记得这个人,这个人是我们高中时代同一所高中的同学,我记得和我同级,是一年三班的一个小胖子。”

麻美:“等等,我想想,好像有这么一个人,平时不爱说话,非常内向,好像还有自闭症是吧!”

岚:“对就是这个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信上写着还钱也不奇怪了。”

麻美:“怎么,我们欠他钱了?”

岚:“姐,别闹了,你应该记得,那时候我们在学校总是欺负他,并且强迫他把自己的生活费给我们,最后一次我记得我们一下子抢了他两千多块钱吧。”

麻美:“那时候不是年轻不懂事了,话说两千块钱也不多,这家伙还记得这事情呢啊,我们直接换给他不就得了。”

岚:“就算想换也不可能了吧。”

麻美:“为什么?”

岚:“你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抢他钱后,他去哪里了么?”

麻美:“我记得是哭着逃回家了。”

岚:“不是,我说的是在最后一次抢钱后,我们还在哪里见过他么?”

麻美:“那到没有,听说他后来转学了,我也再也没见过他。”

岚:“没见过就对了,学校说是他转学了,其实他被我们抢钱后的当天夜里自杀了!”

麻美:“什么,天啊,你的意思是说这几封信是一个死人给我们写的,不可能,一定是别人冒充他的笔迹故意恶搞我们!”

岚:“我开始也觉得,但是姐,你还记得不,我们有几次强他钱的时候,他身上没带,所以我们逼迫他写下了几张欠条,这些欠条前几天我无意间翻出来了,我核对了一下,当年的欠条和这封信上的笔记一模一样,绝对是他本人写的!”

麻美:“天啊,我受不了,岚,怎么办,要不我们搬家吧!”

岚:“只能如此了,虽然我不太相信鬼魂的存在,但是现在不得不提防,既然要搬家我们般远一点吧,感觉更安全一些,再说了我们父母去世的时候留给我们不少遗产,这些钱都足够去国外了。”

麻美:“好好,我们现在就搬,我一刻也等不了了,这实在在诡异了!”

岚:“搬家没问题,但是我有几个好朋友,临走前我需要和他们打个招呼才行啊,要不姐,你先去宾馆住几天吧,我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后去找你一起走如何?”

麻美:“好,没问题,那你自己小心,我不吃饭了,我要走了,现在就走,你要小心啊!”

麻美说着,简单收拾了行李,离开了房间。

而后,岚一个人去了别墅的地下室,经过一番折腾,找出了一个蓝色宝石。

第二天,岚将宝石变卖了现金,存到了自己的卡里,随后去见了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所谓已经死去的真理。

12下一页

HP感染专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精神病医院科室

广州治疗男性不育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