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太阳很烈你们很美【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3:58:44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体验外卖员――脱掉安全帽的瞬间汗水四溅

记者骑车体验外卖配送

高温天,很多人不愿出门时,他们却奔波在大街小巷配送美食。7月17日下午,我跟随某外卖交易平台的“外卖小哥”小王,体验了一回高温下的配送。

下午5时,太阳依旧刺眼。小王说,他平常上午10时开工,下午2时后可以吃饭、休息,4时再开工,直到晚上11时。接到系统派发的第一份订单后,我骑着电动车来到指定商家处取餐。店里客人很多,取到外卖时,已经过去了六七分钟。

路上飘浮着一股“热浪”,我跟着小王骑着电瓶车将第一份订单准时送到了顾客手里。可是第二份订单就没那么容易了,要将五份冷饮送到一栋7层高大楼内。“最怕的是到了‘饭点’往高层送饭。”小王表示,等电梯最耗时,外卖员爬楼送餐已是常态。

刚过10分钟,我的头发已经湿透,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手机又响起:第三份订单来了。顶着烈日配送,防晒衣又不透气,骑着车感觉像坐进了蒸笼,我浑身湿透,下车后脚都迈不动了。

1小时后,我的送餐任务接近尾声。回到站点,我脱掉安全帽的一瞬间,汗水四溅,用手抹一把脸,就能甩出一把汗来。

文/图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熊楚婵

体验建筑工――眼睛因汗水浸渍而感到酸痛

记者烈日下体验工地作业

7月18日,在南昌工人新村综合性住房小区项目工地上,30余名工人正在施工。尽管施工方已经有意避开了最炎热的时段,选择在下午3时以后开工,但由于工地刚开建不久,整个工地基本都裸露在烈日下,工人们脸上很快就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南昌市青山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我穿上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加入了施工队伍。考虑到是非专业人士,工作人员特意选择了相对轻松的工作――装混凝土让我体验。工作强度不大,只需用铁锹将搅拌好的混凝土铲入桶中即可。当时,没过几分钟,我就开始喘气,额头也开始冒汗,眼睛因有汗水浸渍而感到酸痛,想用手揉,却发现手上满是细汗,且沾了泥土,脚掌似乎也能感觉到黄土散发着层层热浪……

而所有这些,都是工人们的日常。环顾四周,工人们大都穿着长袖,戴着袖套,露出的手掌背已被晒得黝黑;安全帽下还戴了一顶草帽,但脸颊还是被晒得通红;尽管衣服和背被汗水粘在了一起,但手上的活却没有停下……

“你背后已经湿透了。”我体验了一会儿便作罢。脱下工作服后,青山湖城投第三项目办部长何宗辉告诉我,由于工作服不怎么透气,所以近来高温天气都不要求工人们穿上。

一滴汗水换一分收获,工人的工资都是靠着自己踏踏实实的劳动换来的,这样的劳动者让人敬畏。

文/图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任德志

体验桥梁巡检员――箱梁内巡检衣服能拧出水来

记者与巡检员一起打开井盖

在南昌朝阳大桥桥体箱梁中,每天都有数名桥梁巡检员钻过一个个不足1米高的门洞,穿行在桥梁箱梁的735个箱室中,检测桥梁的安全。7月18日下午,我跟着这群桥梁巡检员感受了一次高温下的巡桥工作。

下午4时许,烈日当头,整座城市犹如一个“蒸笼”。我跟随桥梁巡检员来到大桥上主塔检修区,热浪扑面而来。我们顺着黑洞内的直梯从桥面往箱梁内爬,直至箱梁底部。箱梁内如一个个小小的毛坯房,漆黑一片,只有打开照明灯前行。 箱梁里面,空间密闭、闷热,人在里面只能一步步缓缓移动,刚待10分钟,我的衣服就被汗湿透了。“习惯了,最近天热,每天工作时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巡检员谈承东说,每天上午8时到11时30分,都需要巡检,回到工班衣服都“馊”了。

由于桥体的箱梁是吸热的,头顶上就是滚烫的沥青和钢结构,室内最高温度可达到45℃,我们相当于置身于一个闷热的“烤箱”内。靠着手电筒的微弱亮光,我和巡检员一遍遍认真地检查着,在狭窄处只能爬着去查看。

攀爬了近半小时,终于到达了下一个检修出口。轻装上阵的我已气喘吁吁,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巡检员们一边用衣袖抹去从安全帽里滴落的汗珠一边笑着说:“今天是特巡,只安排了半天巡视。带你来的是最近、最好走的位置,桥梁师傅们常年巡桥,个个都被晒得黝黑。”

文/图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熊楚婵

体验高速监理员――追摊铺机疾走测量汗流浃背

记者体验高速监理员工作

“三伏天多晴天,是高速施工的最佳时节,也是大型工程赶工期的关键阶段。”昌九改扩建项目路面一分部一工区负责人李军说。7月18日上午,我来到昌九高速改扩建项目一分部K17+500水稳基层摊铺现场,与工人一起在烈日下劳作。

施工路段是昌九高速新建路面部分。工作人员告诉我,水稳基层摊铺实际上就是路基工程的第一步,在“黄土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石料。

考虑到我是新手,又是女性,李军建议我体验监理员的活,因为上手起来比较简单,也不容易产生危险。看着监理员给我示范工作程序,我松了口气:这挺简单的嘛。监理工人给我示范了一下,左手拿着一把钢尺,右手拿着一只专用的“钢棍”,用力将“钢棍”垂直插入刚刚摊铺好的石料,直到最底部,用手指做好标记,然后用左手的尺子测量出摊铺的厚度,专业称呼是松铺厚度。每隔50米就需要测量三个点的厚度,“左”、“中”、“右”分别选出一个测量点。

在几次示范后,我披上反光工作服,摊铺机开到哪里,我就跟在后面重复着测量记录的工作,但是没多久我竟然发现,摊铺机已经开去很远了,我测量的速度太慢了,只好加紧脚步追着摊铺机测量。明晃晃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我看到刚铺好的路基上出现了自己的影子,不知不觉脸颊已经被汗水湿润了。

文/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章娜 图/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许南平

心动回忆全部解锁版

三国情缘破解版

王者召唤

全民战鹰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