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花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花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父母之忧师者之惑九江还缺老师吗

发布时间:2020-03-02 12:22:08 阅读: 来源:提花机厂家

你所在的地区还缺老师吗?

这么多年来,地区性缺老师一直被教育部视为一项大难题,而且大有逐年恶化的趋势。于家长而言,它是许多父母的择校之苦。于中国教育,它更是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重要表征。可为什么独独却没有人提及其实它也是教师之惑呢?而实际上呢?谁又能否认它不是呢?

1.

现象调查 乡村缺老师?vs城区也缺老师?

不久前,有媒体曝出,九江县狮子镇龙岗小学开学10多天了,英语课却因缺英语老师而没能如期开课。据分管该小学的一位肖姓校长称,要从别的小学调老师过来补缺。

这也让社会再一次把焦点转向乡镇师资短缺的现实问题。

好在的是,目前该校的英语老师已于9日上岗,教学也已恢复正常。但有了英语老师,缺老师的问题就真的解决了吗?实则不然,缺师资的问题是大多数县区及乡镇学校长期存在的普遍难题。

对此,该肖姓校长也提到,龙岗小学一到六年级,学生总共才140人左右,班级规模小,生源少,老师也少。也因为缺老师,他们的老师也不是只教一门课程,而是什么课都教。像他们的英语老师,也要教语文,也要教数学。

这绝不是一个个例,早在两年前,有媒体就曝出,九江星子一小学因部分科目缺老师,而导致一些班级开学但未开课的现象发生。广西、安徽、山东、陕西,甚至江苏等地都有不少偏远地区面临着严重的教师资源紧缺问题,以至于不少农村孩子跑到县城上学、县城孩子到市里求学,而一直以来,他们和父母也深受各种择校之苦。

乡村老师紧缺,那城区的中小学缺老师吗?市教育局相关人员也确实了你的猜测,缺,当然缺。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学生数额逐渐增涨,九江各大县区的教师资源都十分紧缺。以星子县为例,为了弥补缺额,今年该县共招聘到89名教师,其中小学77名,星子中学7名,农村幼儿园5名,另还有10个三支一扶名额,较之去年招聘的25名教师、7个三支一扶名额有大幅增加。

而同时九江城区一些中学每年都会有年轻的教师流失,他们有的到离家更近的中学继续教书,也有些甚至离开了教师岗位。就在开学前,记者的一位朋友就辞去了教师工作南下到沿海地带做生意去了。

2.

各方声音 查缺补漏vs教育改革

一面是义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现实,是紧缺,是父母之忧?一面是城区老师资源的流失,是隐忧,是师者之惑?

这当然不是什么悖论,而是中国教育的现状。比现实更残酷的是,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很难改变这种现状。

也有网友建议说,是否可以从其他学校调配教师给师资短缺的学校呢?据新华社信息,2013年11月,广西河池市大化瑶族自治县一初中学校被曝因缺老师而两个多月停上语文等课程。据了解,雅龙乡离大化县城有近70公里远,全为贫困大石山区,从县城到学校的班车单程票价需25元。近几年,学校开始出现教师流失现象,学生人数有增无减,教师却越来越少。而就在2013年秋季学期开学前,镇西初中即向教育局反映过教师不够的情况。但大化县多个乡镇都不同程度存在教师缺乏问题,城区教师难调配,自治区原计划安排的30名支教教师迟迟未到位,开学后,镇西初中依然没有等来新老师。

和九江县龙岗小学一样,调配都只是退而求其次的应急之选,并不是最佳的方案。

当然也有人会说,可以请代课老师啊?很多地方编制给得不够,但老师又缺,它们往往会采用代课老师的方法来缓解这种压力。德安一小学今年就找了5个代课老师。但代课老师一样会流失,甚至比带编老师更容易流失。据一市民透露,由于代课老师工资很低,所以总有代课老师因为考上国编或者换工作而离开,缺老师的问题依然未能得到解决。

九江市内的学校缺教师吗?缺什么类型的老师呢?一个年级大概40多个一线教师,要教1200多名学生。一位中学老师如是告诉记者,单从数字上就能看出缺口。他说,几乎所有的科目都缺老师,特别是语文数学。从课时量来看,一般高中语数外三科的老师一周带10节课,就是满工作量,但现在许多老师的课时量远超出规定。

与这种高负荷的工作量相比,当下许多政史地生等文、理综合性学科的授课老师还担心2015年高考改革给他们带来的影响。不少老师在调侃,到时候我们会不会要失业了?也许失业倒也不至于,但一定会存在有些科目的老师工作量超量,而有些人的工作量不满,与之相应的他们的收入也会受到影响,一些高考改革试点城市这些都已成为了现实的焦虑。

3.

记者评论 不平等的起跑线vs不断挣扎的人生

在乡村,除了缺老师外,它们可能还缺校舍、缺课桌和电脑、甚至缺学生和书本。这是一个不平等的起跑线。

与此同时,在一些经济条件发展较好的城区中学,它们或许不缺校舍、不缺电脑和课桌,但它们同样缺老师。这是一段不断挣扎着的人生。

很多在市区、县区、乡村小学工作的老师朋友们不约而同地表示,不论是村小,还是市区的重点中学,他们都缺老师。一位在德安一小学工作的老师告诉记者,在他所在的小学,虽然未见同事辞职,但却有很多同事在吐槽自己所从事的教师职业。

原因很简单,朋友说,收入不高,但工作不少;家长和领导唾沫齐飞,但学生难管却又打不得骂不得,工作强度很大;备课头痛,可是进度表、计划表、论文更是让你从课上忙到课外。而更多的时候,他们感受到孤独、迷茫、精神压力很大。

2012年高考前,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的高三班主任一位未满30岁的年轻教师赵鹏因难抵工作和生活的重压自杀身亡。单士兵,一位当过老师的媒体人写了一篇名为《中国教师为何过着挣扎的人生》。他说:许多年来,对师德过度开发,对教师权利过多掠夺,让教师背负无限责任,渐渐已经改造了这代教师的人格,让他们离真正的现代公民越来越远,于是,中国教师就这样过着挣扎的人生。于是,(他们)只能在生存艰难、精神困厄、权力控制的多重挤压中,无处遁逃,几近窒息。

现如今社会,我们总在歌颂乡村教师的无私奉献却抱着怀疑的态度去透视一个更庞大的群体:城市教师。我们用前者的道德高地去拷问我们对后者猜疑、嫉妒与憎恶,但殊不知其实乡村和城市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即它们的教师无力承受的生活之重:高压力、低收入,从书本到讲台高频重复的工作模式机械化且枯燥,从教室到办公室这逼仄的生活空间又挤压了他们的梦想,他们似接受非接受地承担着这份工作带走了他们对个性的张扬,他们似满足而非满足地捧着一个越变越难扛的铁饭碗时,他们虽心有疑惑却已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的群体发问了,如今他们还要饱受媒体的各种非议,而无力争辩,尽管这个群体并不弱小,但鲜有人肯为他们发声,哪怕是发声,所有对崇高的赞美在他们听来依然是在过度地拷问师德,一样是精神高压。

或许他们都曾经有过好人人师的梦想,而教好书、育好人真的也并非易事,学生早就更新换代了,家长也变了,他们矜矜业业勤勤恳恳,一旦这个群体中出现了任何异样,他们都要为他们买单,在这一路上他们承受着工作和外界的双重压力,舆论是有两面性的,为什么我们不能给教师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最起码,我们要对老师有一个更人性的认知。教师也是普通的公民,他们会有和大家一样的喜怒哀乐。住在村小里的女老师听到风吹苞米地的沙沙声也会害怕,她们也愁嫁也害怕孤独;而在城市里奋斗的男老师也希望升值加薪,当上好老师,出任校长,赢取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他们和所有人一样,也背着欠银行的高房贷、车贷,他们也需要结婚生子,也会为了节省结婚成本而精打细算,而如今他们一样会拥有不断挣扎的人生。

黎丽娟 记者 吴凤思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

民航总医院

洛阳京城白癜风研究所